数字政府正在从以“网上政务”为核心的1.0时代,走向以“数据化运营”为核心的2.0时代。日前,发布《2020中国数字政府建设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白皮书》显示,高省份在数字政府建设中占据优势,新基建将成为数字政府建设新机遇,网络安全已经成为数字政府建设的重要指标,“一云两端,三群四联”的数字政府建设模式正在形成。《白皮书》指出,我国数字政府建设起步于20世纪90年代,目前数字政府建设的信息化阶段基本完成,步入加速发展的数据化时代,围绕政务数据的多维度创新方兴未艾。未来,数据和智能技术将全方位加码政府的决策、服务和治理能力,推动数字政府发展进入智能化阶段。

  “以前办一件事,要跑5个政府部门窗口,数字政府1.0后不用跑腿了,把5个窗口搬到了一个网络入口上。而数字政府2.0只需要点一个窗口就办好了,背后是数据化运营和政府部门的流程再造,老百姓的体验会更好。”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云智能数字政府事业部总裁许诗军说。

  早期的“数字政府”即是电子政务,主要是指通过信息化手段在提高政府行政管理效率和开放程度的同时,为公众提供良好的电子化服务。

  近年来,在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的日渐成熟下,数据深度挖掘和整合分析能力得到了全面爆发,社会也朝着个性化、民主化、自由化、开放化的方向发展。在这种大背景下,“数字政府”又被重新定义:即通过政府部门之间的扁平化和协同化,在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引领下,以公众为中心创新服务模式,以政府数据治理推动社会管理的精准化和智能化,从而促进社会创新和经济发展。

  首先是,基础设施的转变。在电子政务时代,政府信息系统建设依托的基础设施是各政府部门独立的机房、网络、物理服务器等独立的基础设施。“数字政府”将依托于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移动终端构建的云网端新一代基础设施。

  其次是,数据来源渠道的变化。在电子政务时代,政府部门建设信息系统所使用的数据为本部门业务系统产生的数据,政府的人口、法人、空间地理信息、宏观经济四大基础数据库。“数字政府”时代强调数据政府数据、社会数据、物联网数据、互联网数据等多类数据的融合互通,创造新的“智慧”。

  第三是,数据核心价值的转变。电子政务时代,数据是政府业务电子化运行的附属物,业务流程运行结束它的价值将不在存在。在“数字政府”时代,数据是政府的核心资产,需对其进行从采集、存储、治理到分析、应用、服务、销毁的全生命周期管理,数据安全管理贯彻于数据全生命周期管理的各节点,确保数据在释放价值的同时保护个人隐私。

  最后是,数据应用模式的转变。在电子政务发展第一阶段阶段,信息化系统只是为了满足某政府部门某个业务的电子化应用,数据在单个部门应用。在电子政务发展第二阶段,以十二金为代表的垂直应用系统满足某一类政府部门政务管理,数据在各部委、省、市、区县垂直部门应用。但整体上政府部门的数据资源存在着“条块分割、烟囱林立”的现象。在“数字政府”时代,数据需在跨层级、跨部门间共享应用,以数据的畅通,推进政务服务“一网、一门、一次”改革,推进政府管理决策科学化、社会治理精细化。

  数字政府以公众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的实际需求为出发点,通过政府组织优化与流程再造,提升资源配置与服务效率,打造全覆盖便民惠民服务体系,让人民群众有更多获得感。那么,如何打造服务更优、监管更到位、决策更科学的数字政府?

  目前,各地政府已意识到大数据在构建数字政府过程中的重要作用,以问题和需求为导向,让沉淀的数据醒过来、用起来、飞起来,全力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

  例如,苏州市吴中区在城市大数据中心的支撑下,形成了政民融合、良性互动的治理新格局。以提升城市运行管理、政务信息服务、综合管理决策和应急指挥等四大综合能力为目标的城市大数据中心,推动政府从内向、分散向高度协作的框架转变,实现行政服务领域业务和数据的整合、分析及运用,真正做到了避免重复提交办事材料,就近能办、同城通办、异地可办,多渠道“一网”通办,形成了方便快捷、公平普惠、优质高效的政务服务信息体系,是真正意义上的被动服务向主动服务、单一服务向综合服务的转变。

  可见,数字化建设不单单是搭建一个平台、上几套系统,更应该考虑通过技术的手段完成对业务的促进。经过多年业务积累和技术演变,千方科技依托以数据为核心的整体解决方案,持续推动着交通信息化建设从业务信息化到信息数据化,再到数据智慧化。

  业内人士表示,大数据应用使政府治理与决策更加精细化、科学化。大数据协助政府与民众的沟通建立在科学的数据分析之上,优化公共服务流程、简化公共服务步骤、提升公共服务质量。依托大数据,数字政府可以通过大数据的深度挖掘和关联数据分析,实现智慧的服务,促进公共服务能力与水平的全面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有业内人士指出,可以融合运用数据智能技术,构建“城市大脑”来提升社会治理现代化水平。目前,城市数字大脑建设除了进一步完善智能化机制以外,更要注重人—机结合的决策运行机制,特别是引入包括社会科学专家在内的跨学科、跨业务的决策团队,从而在根本上实现城市大脑的决策智能的升级。另外,城市之间、行政层级之间、各行政区划之间的数字大脑的协调同步也是必须考虑的问题,这也是新发展理念的具体体现。

  政府数字化转型不单单是政府部门的事情,要积极联合政产学研用不同主体积极参与到政府数字化转型建设中。

  行业协会作为政府和企业之间的沟通桥梁,更熟悉行业的发展以及企业的相应情况,应以行业协会为桥梁,打造不同主体合作交流平台,联合软硬件上下游企业协同攻关行业难题,形成政府数字化转型合作生态体系。

  企业要做好关键技术研发创新。企业是政府数字化转型的关键主体,政府数字化转型的健康发展,离不开企业的自主创新,更需要一批企业能在关键核心技术领域取得突破性进展。只有这样,才能为政府数字化转型筑牢坚实的安全根基。

  对ICT企业来讲,政府数字化领域可谓大有可为。相信在不远的将来,政府数字化领域也将像消费互联网一样,涌现出一批行业独角兽横扫政府数字化江湖。